80年代 这本书是小青年的街头暗号

时间:2019-08-09 09:34:17 作者:拉布李潘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1980年,刘硕良调到漓江出版社时,外国文学编辑就他一人。那时各地普遍只有一家国营的省级人民出版社,过去常年施行“地方化、群众化、通俗化”的方针,以出版面对本省的政策性与农业技术读物为主。如今主打出版外国文学类书籍的译林出版社前身就是江苏人民出版社下的《译林》编辑部,当时尚未独立。而漓江出版社也只是刚刚挂牌,人员都借用广西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室的编辑。

施咸荣刚从人民文学出版社调任社会科学院美国文学研究室,在人文社当编辑时他曾主编介绍当代英美文学动态,又有丰富的文学翻译与文学编辑的经验,曾主编朱生豪翻译的《莎士比亚全集》,翻译了《在路上》(合译,1962年)《麦田里的守望者》(1963年)《等待戈多》等现代派作品。理所当然,刘硕良“盯”上了他,他与施咸荣紧密通信、探讨业务,施咸荣很感动,有意帮漓江出版社编点书。

2018年译林出版社推出全新的“塞林格作品集”,包括了《麦田里的守望者》(孙仲旭译)《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丁骏译)。这是塞林格作品简体中译本第一次在塞林格基金会的指导下结集出版,由塞林格的儿子马特·塞林格亲自指导修订。这套书籍严格执行塞林格意愿,装帧从简,封面上没有图片,只有作者名与书名。这或许暗示着经过了57年的传播,中文世界对塞林格的接受与阐释在贴近塞林格本人原意的努力上又进了一步。

1981年开始,漓江出版社陆续推出小开本(36开本)的外国文学名著丛书,大多篇幅不长,方便随身携带阅读,让读者感觉很新鲜。有翻译家看到书后主动给漓江出版社投稿,出版社也有意识地邀请译者,一来二去,刘硕良与很多北京、上海的译者,尤其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专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翻译家施咸荣就是其一。

专家指出,银行业已全面步入4.0时代,金融服务无处不在,但就是不在银行网点。客户脱媒趋势日益明显,跨界竞争也愈发激烈。面对内忧外患,越来越多银行选择部署开启数字化银行战略来获得竞争优势。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开放银行”或将引领银行变革新阶段。

“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几千几万的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就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那个名叫霍尔顿的男孩在《麦田里的守望者》里这样说。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不止一代的中国作家与《麦田里的守望者》发生共鸣。麦家的笔名就取自《麦田里的守望者》,他说,是《麦田里的守望者》让他发现原来小说可以像自己平时写日记那样去写,进而萌生了写小说的想法。70后的作家苗炜则说,自己读这本书时觉得,“哇塞,有个叫霍尔顿的跟我一样,也觉得周围的所有人都很蠢。”对那时的中国作家,塞林格像把钥匙,释放了一些无名的情绪与激动,也打开另一种书写方式。学者董衡巽曾论述过,当代作家陈建功、邓刚、陈村的一些小说中“都照出塞林格的影子。”

叶兆言算是中国作家中最早接触到《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一批人,他读的是60年代的黄皮本,当作一种反叛的书来看。诞生于“反修”背景下的黄皮书,原是用于批判资产阶级文艺“人性论”的反面教材,只面向司局级以上干部与著名作家,却在年轻人中偷偷流行。70年代初,《麦田里的守望者》与《带星星的火车票》都出现了手抄本,在知青中流传。叶兆言觉得自己后来能当作家的原因之一是发现自己可以像塞林格那样在作品里说话,“可以说粗话,可以骂人,还可以那么吊儿郎当的”。与叶兆言同代的50后作家徐星,则在80年代写过一篇著名的小说《无主题变奏》,充斥着“他妈的”“混帐”,被认为是直接模仿《麦田里的守望者》。

塞林格的其他作品也在陆续引入。早在1987年,塞林格的短篇小说集《九故事》就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过,大约2002年前后,浙江文艺出版社购买了这本书的版权,并邀请翻译家李文俊与青年译者何上峰重译。“九九读书人”原副总编辑、现独立出版人彭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内版权竞争相当激烈,一般外国文学版权签约以五年为一期。2006年,浙江文艺出版社手上的《九故事》版权即将到期,那时彭伦刚做出版不久,一位浙江文艺出版社的退休老编辑将塞林格的《九故事》推荐给他,彭伦读后十分喜欢,得知浙江文艺出版社不准备续约,就决定把版权买过来。

视频加载中...

1983年,漓江出版社在“外国文学名著丛书”里推出了《麦田里的守望者》。封面是纽约的高楼大厦背景下一个倔强的小男孩,随书附施咸荣所作“译本前言”与美国华裔作家董鼎山的文章《一部作品的出版史》,希望能够使国内读者更多地了解美国社会对此书的看法。

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黄皮本”

二十岁那年读完《麦田里的守望者》后,苗炜时常出现幻听。他执着地认为很多文艺作品里的声音,都是霍尔顿说话声的变体。2010年,霍尔顿的“制造者”杰罗姆·大卫·塞林格在美国一个小镇去世,已是媒体人、作家的苗炜在网上发起了接力朗诵的纪念活动。三四十个人,有非常年轻的读者,也有中年大叔,大家围成一圈,在英文版朗诵的轻声伴读中,用了七个小时持续不断读完了中文版《麦田里的守望者》。声音汇成严肃而低回的海浪,苗炜觉得,阅读塞林格有治疗作用。

陆建德认为,大众对霍尔顿的认知局限于叛逆青少年,但应该看到他更为丰富的细腻温情的一面,比如,“霍尔顿爱护妹妹,对尊重的老师十分感念,不要简单把他看成游离于有利于社会之外的人,其实除了隔膜也有温情。”今年年初,周嘉宁又把《麦田》拿出来读了一遍。她的一些朋友觉得年轻是读《麦田》最好的时候,但周嘉宁不这么看。在陆续读完塞林格的其他作品,了解塞林格的二战经历与他的禅宗思想之后,周嘉宁从这本书体会到比17岁阅读时体会到的更多的温柔与爱。实际上,对人类生存的关怀与对理想精神世界的追寻是塞林格书写一以贯之的主题。

这个霍尔顿是什么样的人?他是一个出身富裕家庭,行止叛逆的中学生,第四次被学校提出开除后,不敢回家面对父母,就带着一笔钱跑到纽约,在那里他住小旅馆、抽烟喝酒,还误打误撞地招来妓女,跟形形色色的人混了两天两夜。他对身边所有人都不耐烦,觉得他们是“假模假式的”伪君子。原本他想逃离这个世界,去西部做一个又聋又哑的人,但与妹妹菲苾告别之际,看着菲苾坐在旋转木马上一圈圈转个不停,他最终决定不出走了。

译者施咸荣的儿子施亮回忆,父亲一度将书名拟为《麦田里的看守人》,又觉得不妥。施咸荣认为这本书虽然不乏言辞尖锐,但骨子里追求公平世道,含有作者的拯救情怀。后来施咸荣从一本书里看到描写看守灯塔的守望员,内心有所触动,才将“看守人”改为“守望者”。据施亮分析,“守望”一词有宗教含义,在《圣经·旧约》中出现过十二次。施咸荣的译法得到公认,后来的译者都沿用了“守望者”的译法。

新京报记者 张洁 图片来源 官方网站 编辑 陈小兵 校对 危卓

报道说,此前印尼社交媒体流传过中国公民能拥有印尼电子身份证,并有投票权。后经印尼内政部澄清,外国人士在特殊情况下可拥有电子身份证,但无投票权。另外,印尼社交媒体上还出现中国帮助印尼选举委员会维修被损害投票箱的假新闻。这些谣言在一定程度上煽动印尼的反华情绪,让约占该国人口比例2%的华裔感到焦虑。

三星则握有了强大的谈判筹码,可能使其5G调制解调器的价格非常昂贵。毕竟除了高通之外,据了解,目前还没有其他公司有能力提供现成的5G部件。

他说,大陆立场一直很明确,2008年以来,在双方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基础下,通过两岸协商,不造成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情况下,大陆对台湾参加一些国际组织活动,做出了比较妥适的安排。马晓光当时还说,大家都知道也都感受到过去8年两岸关系发展带来的成果,大家应该遵循它,应该顺应民意需求,应回到过去8年的立场和道路上来,我想这是正确的选择。

这种口语化的翻译得到读者与译界的双重认可。施咸荣的朋友、翻译家李文俊在翻译《九故事》时也借鉴了这种方式。但既然以口语翻译,适时推出贴近当下语言习惯的译本就十分必要,青年翻译家孙仲旭的版本补充了这一缺口。70后作家路内曾比读施咸荣与孙仲旭的两个版本,他曾打趣,“施咸荣老师的译本挺好的,但他译本里的‘他妈的’永远没放对地方,仲旭把‘他妈的’按汉语中应该的位置都放对了。”

《麦田里的守望者》原作中有很多粗话、俚语。曾有美国家长对小说里的粗口进行统计:全书共有237个“Goddamn”、58个“bastard”、31个“Chrissake”和6个“fuck”。如何在中文语境下翻译好这些粗话、俚语是施咸荣需要处理的难题,他使用口语方式,融入了当时青年人的表达习惯,朱伟至今对漓江版《麦田》中出现“瘪三”“阿飞”“麦乳精”这样浓重时代印记的词汇印象深刻。

在办理兑奖的过程中,刘先生透露自己双色球、群英会、3D都会买,其中最喜爱投注3D。一开始选号都是研究号码走势图,什么和值、冷热号之类,再不就是到处打听中奖秘诀,或者在网络上找选号方法,力争达到“选号精准”的境界。总之是铁打的3D游戏,流水的投注号码,就是没中过几个奖。

彭伦拿到《九故事》版权的花费并不多,令彭伦印象深刻的是版权合同中对书的出版方式有明确的约定。根据塞林格本人的意愿,书的装帧内页不能有插图,封面设计不能有画,不能有任何别人的序言或推荐文字,书名的字号要比作者的字号大,不能将作品放在丛书中出版。彭伦曾将《九故事》最初印有塞林格的签名封面设计稿发给塞林格的文学经纪公司审核,得到塞林格回信,要求删掉自己的签名。彭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塞林格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最大程度地保持原貌,降低一切干扰阅读的因素,也因为他严格的要求,曾与一些国际出版商产生纠纷。英国某出版社在出版《九故事》时,曾将其中一篇《献给艾斯美的故事:怀着爱与凄楚》单独作为整本书的标题,惹得塞林格很不高兴。

中新网4月1日电 据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官方微博消息,公安部发布B级通缉令,缉拿涉黑犯罪嫌疑人胡标。

据波兰媒体2日报道,莱万是德甲和拜仁最优秀的射手之一,在不久前球队6:0大胜沃尔夫斯堡的比赛中,波兰人打入在德甲的第196球,一举超过前不来梅球员皮萨罗,成为德甲历史上进球最多的外籍球员。

客观上讲,上世纪80年代的翻译文学热,也与当时中国的特殊的环境有关。当时,中国尚未加入《世界版权公约》,出版社不用获得授权,就可以组织翻译大批的外国文学作品。在文学普及的同时,也造成了一定的版权混乱,不只《麦田里的守望者》,凡是在中国热销的外国文学,市面上版本总数不胜数,制作良莠不齐。90年代译林出版社率先取得《麦田里的守望者》在国内的独家授权,这种乱象才开始得到抑制。

基于在学校引进更多社会阶层混合的理念,2016年,法国前教育部长主导设立了这项试验,由教育部与地方行政单位合作,在20所公立初中开始试行。在巴黎18区和19区,重新规划设立了3所混合初中,其方式是把原先按街区划分的两所初中合并为不同社会阶层的学生混合在一起的一所混合初中。

据悉,新规把原有的96类私营经济活动合并成28大类,把201项具体经济活动项目整合调整为123项。新规还增加了酒吧和娱乐场所、面包和甜品店、交通工具租赁等新的私营许可。

2010年后,译林出版社获得了塞林格公开出版的四部作品在中国的独家版权。在译林出版社的牵线下,丁骏与塞林格基金会挑选的中英双语环境下长大的文学教师合作,根据对方的阅读反馈,一句一句讨论原来的译文,花了两年完成审读校对,将译本准确度进一步提升。

从黄皮书到漓江出版社

据悉,今年以来,红豆集团党委已经两次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题学习会和专题推进会,并成立工作小组,认真学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会议精神,为组织部署开展提前做好准备,并结合集团发展实际,进一步研究贯彻落实工作。

当天上午,在道墟街道闰土小学,六小龄童就“一家猴戏、四代猴王”主题,结合自身成长经历,为小学生们作励志讲座并进行互动。下午,走进浙江春晖中学,为高中生们作“百年春晖、猴王论道”的讲座,通过一个个精彩片断,一件件历史事件的回忆,诠释了他对“章氏猴戏”的深厚情感,展现了一代艺术大师的艺术风范。六小龄童现场表演的孙悟空惟妙惟肖,举手投足都是美猴王的神韵,让学生们忍俊不禁的同时,更传递给学生们拼搏进取、不屈不挠、永不退缩的猴王精神。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古欣

埃及前总理埃萨姆·谢拉夫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单方面挑起的对华经贸摩擦并不能阻止中国经济发展。

一方面,译林出版社继续出版老一辈翻译家施咸荣的译本;另一方面,也开始开拓年轻翻译家孙仲旭的译本,分别在2007年与2014年出版孙仲旭的双语本与单行本,增加《麦田》在中国的受众。

此次会议在“Baidu Create 2019”百度 AI开发者大会前夕召开,也为百度AI开发者大会带来高度关注。据悉,Kenneth Church、段润尧、David Forsyth、浣军、Dinesh Manocha、杨易等百度研究院科学家和顾问,也将参加百度AI开发者大会,并在公开课环节为广大开发者带来各自研究领域中的最新成果和洞察。

在作家邱华栋看来,之所以这么多人与这本书发生共鸣,是因为这本书属于文学当中的“成长”谱系,它触动到“我”的困苦、“我”成长中隐秘的躁动,让读到的人都觉得这本书跟我有关系。“蛮多青少年往青年过渡时,需要给自己选择一个风度,他们就到塞林格的小说里找。”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陆建德这样评价。顺应这种社会情绪,译林出版社在1997年推出官方授权版《麦田里的守望者》,着重以青春与成长为主题打造这部作品。《麦田里的守望者》也越来越成为青年人用来证明自我,或者互相识别的隐秘身份标签。

市有关领导,市政府工作部门、有关单位、“双管”部门及驻宜单位主要负责人,市政协委员,2018年辞去市十七届人大代表职务的市管领导干部,驻宜部队指派人员等列席了大会。曾担任市人大常委会领导职务的离退休老干部也应邀参加本次大会,19名选民代表应邀旁听大会。(记者倪 晶/文 仇洪生 翟霄帆/摄)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近日,岛内传出台北故宫为配合前院长林正仪去年提出的“新故宫”计划,将闭馆三年,陈其南随后又改口,倾向进行不闭馆整修,没有完全定案。台北故宫研究员还表示,“新故宫”计划其实只是幌子,最终目的是借着将大陆书画器物运到南院,让北院只留下图书文献类文物,改称“东方图书馆”,使南院实现陈其南的“东亚地中海”概念,让中国文物成为东亚的一部分,彻底拆掉“中国招牌”。

中国医学救援协会会长、中国科协委员、国际医学应急智库首席科学家李宗浩也认为,我国自然灾害频发,而且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各种工业意外伤害、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等公共安全事件此起彼伏,但我国紧急医学救援事业的发展起步又较晚。在此背景下,发展紧急医学救援事业,同时培育、扶持、发展医院外与此相适应的应急产业,关键在于如何把各种力量有机组织起来,以应对常态下和突发情况下各种危重情况的发生。

何谦随周恩来回到办公室后,周恩来又用深情的目光望着何谦说:“何谦呀,我看你是不是也向中组部打个报告,自请降下一级工资好吗?”就这样,何谦和李银桥不但所任职务为同一职级,所拿工资也完全一样了。

新华社记者 李琰 摄

青年作家周嘉宁也曾隐秘地参与这种符码价值的交换,在参加复旦大学的招生面试前,她在心中预先将“你最喜欢的一本小说”这个问题的回答设定为《麦田里的守望者》。她直言,“其实那时候没有读懂,只是觉得只要说出这个答案,考官就能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高中生。”

经历漫长谈判,1992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版权公约》。这之后,所有在版权保护期内的作品在中国出版都需要获得正版授权,译林出版社作为最早具有购买版权意识的出版社,1996年率先从大苹果版权代理公司手中购得《麦田里的守望者》在内地的独家版权。

从当初宣布150亿元投向贵州,娃哈哈集团“饮酒”已有近五年时间,但近几年在此领域鲜有声音。

(国家保密局资质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自上世纪50年代诞生于美国作家塞林格笔下,霍尔顿·考菲尔德就成为一代美国青年的偶像。小说刚上市就遭到家长抗议,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逐渐意识粗砺话锋下的美好心灵,这本书也进入美国中学生必读书目。巧合的是,在地球另一边,《麦田里的守望者》与塞林格的其他作品进入中国也经历了同样曲折的历程,但最终塞林格以他极为宽广的爱与反思意识在人们心中投下长久回响。

那么,冬日究竟该如何科学御寒呢?长城网建议,人们可进食有营养、热量高的食物,多吃含钙铁钠钾等微量元素丰富的食物,如虾皮、芝麻酱、猪肝、香蕉等,提高抗寒能力;多穿衣服,加强保暖;结合自己的身体状况,适当运动,加强体育锻炼。(王婧)

2018年译林出版社推出全新的“塞林格作品集”:《麦田里的守望者》《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图/译林出版社

在生态方面,产业园将围绕线上产业园、金融支持、政策扶持等6个方面来完善生态链,其中线上产业园是用“互联网 ”思维在实体产业园基础上拓展的无边界产业园区,可实现共享服务、资源互通、业务对接、人才聚集。在充实产业内容方面,园区优选出了内容创意、大数据分析、资讯服务、数字营销、知识付费等5个发展方向,目前已经引进了北京尚诚同力、大头思想食堂、吴晓波频道等业内龙头企业。在平台建设方面,产业园拥有重庆新媒体内容生产实验基地、重庆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将打造重庆新媒体众创空间和新媒体大数据服务两大平台,并与中国传媒大学、重庆大学等5所高校共建实验室,为新媒体产业提供人才和科研等支撑。

另一方面,湖南资产管理拟在合适的时机受让楚天投资持有的部分楚天科技股份。湖南资产管理成为战略股东后,楚天科技召开股东大会,按照法定程序改选董事会,接受湖南资产管理委派董事等管理人员参与楚天科技的经营管理决策。具体转让比例、转让价格等事项由各方在后续股份转让协议中另行协商确定。

刘硕良60年代在广西日报工作时,在单位的图书室里读到过这本黄皮书,封面只有书名、作者名和“内部”的字样,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下挂牌的作家出版社出版。刘硕良读后觉得耳目一新,从未读到过将十几岁青少年的心理还原得如此真实的作品。经施咸荣的介绍,他更意识到这本书的文学性,遂决定出版。

克而瑞地产研究中心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1-11月,百强房企共新增土地储备货值8.8万亿元,为同期销售金额的1.2倍。全年来看,已有26家企业全年货值超去年全年。

配置方面,新车全系标配无钥匙进入、5个USB接口、倒车影像、ESC车身电子稳定系统、6个安全气囊等16项配置。同时,其还将根据配置的不同,提供基于AliOS打造的全新斑马智行系统(能够实现AI人工智能语音车控、大数据在线导航、IoT手机远程车控等功能)、10.1英寸中控液晶屏、7英寸全液晶仪表盘、主/副驾驶座椅加热、主/副驾驶座椅电动调节等。

今年1-11月,GS8以近6万辆的成绩领跑自主中型SUV市场,甚至超过了合资竞争敌手福特锐界;而小型SUV GS3,则凭借讨巧的外观设计、高性价比迅速成为细分市场最畅销的车型之一,月均销量更是超过7000辆;10月31日上市的全新SUV车型——GS5也获得了不错的市场表现;2017年底上市的首款MPVGM8也于今年取得了超过3万辆的成绩,与奥得赛、艾力绅分庭抗礼。

1983年漓江出版出版《麦田里的守望者》

塞林格以他极为宽广的爱与反思意识

视频加载中...

施咸荣写信告诉刘硕良,根据自己实际工作经验,一本读物如果能“针对读者需要,又兼顾作家地位、作品的艺术性和社会内容”,一般能站得住。这与刘硕良“兼顾作品的经典性与可读性”的出版思路不谋而合。施咸荣告诉刘硕良,自己正在动手校正60年代翻译的《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本书很好读,“文革”前出过内部发行的“黄皮本”,但没有公开出版,现在他愿意将校订后的书稿拿给漓江出版社正式出版。

“大国重舰”从无到有——

但改革之风已在出版业吹起,大家都想找突破口。湖南人民出版社带头推出《走向世界》,很多人把眼光投向中外交流、域外文化。刘硕良打算从外国文学中破局。当时的外国文学图书出版依然遵循改革前的惯例,主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承担。50年代末,时任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副部长的周扬领导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选编“外国文学名著丛书”,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有影响力的一套外国文学丛书(因为封面设计为网格状,又被藏书者称为“网格本”),“文革”期间出版一度中止,“文革”后又恢复起来。

“你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你心里破碎了,看这本书得到治愈,但是你不知道这种治愈怎么发生的。”在塞林格百年诞辰的分享活动上,作家苗炜将阅读塞林格的体验表述为打破又重建的过程。对此塞林格的儿子回应,“塞林格的作品之所以治愈是因为主题的普适性,每个人都会在不同时期发生迷失,沮丧,因而他的作品才在全世界各地受到欢迎。”

本文首发于总第893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人们心中投下长久回响

本报讯 (记者刘宇)从10月中旬开始,大量出境游产品都持续淡季价格,相比之下一直走高端路线的北欧、英国等方向的产品,与旺季差价较为明显,性价比更加突出。

《麦田里的守望者》推出后,在文学爱好者里引起不小轰动,很多文学青年一买好几本。刘硕良记得,80年代小青年在街头、公交碰上有一句暗号:“你有了吗?没有我送你一本。”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对话说的“就是《麦田里的守望者》”。

在两大社的夹缝中,刘硕良想找自己的路子。他觉得传统的出版路线“不够重视20世纪外国文学,看不起诺贝尔文学奖,甚至认为诺奖是资产阶级的”。而走市场路线的一些出版社着力引进侦探小说,即使零散地出一些外国文学作品,但总体来说计划性不强。刘硕良有自己的想法,“只有巴尔扎克和高尔基肯定是不够的。”

目前至少有4个主要海滩依然处于关闭状态。冲浪救生组织警告 ,大批蓝瓶僧帽水母正在逼近,请远离相关海滩。

《麦田里的守望者》在中国

据了解,端午假期不在国家规定的高速免费通行范围,私家车走高速需交费。因此,铁路部门分析,受高速不免费的影响,端午小长假铁路客流将更加集中。

既是“裁判”也是运动员电商平台如何做到自律?

彭伦在编辑《九故事》时又读到塞林格另外两本小说,也十分喜欢,于是一鼓作气把这两本从未在中国翻译过的作品版权也买下来。上海译文出版社的同行将译者丁骏推荐给彭伦,彭伦主动联系丁骏,当时,丁骏还是陆谷孙先生的研究生。得知丁骏也是塞林格迷,两人一拍即合,丁骏很快开始翻译。2007年到2009年,彭伦所在的“九九读书人”图书策划公司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合作陆续推出《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至此,塞林格生前发表的四部作品集全部都在国内出版。

《三联生活周刊》前主编朱伟当时在《人民文学》当编辑,他至今珍藏着这本定价0.83元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他是从董鼎山在《读书》开设的专栏里知道有这么一本书的。同年漓江出版社又推出了“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书丛”,朱伟紧跟步伐,买下了丛书中的第二本,由桂裕芳翻译的莫迪亚诺的《爱的荒漠》。那些年,漓江出版社前瞻的选题品位,着实为文学界刮来新鲜之风,《日瓦戈医生》《洛丽塔》《挪威的森林》《恶之花》《霍乱时期的爱情》这些如今长售不衰的文学经典都由漓江出版社在80年代首次引进。

数字遗产是什么?

据新华社北京6月19日电综合新华社驻外记者报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18日联合发布报告说,截至2017年,全球仍有数十亿人无法获得安全的饮用水和基本卫生服务。

中彩网买彩票